光电学院 光电学院

昙花隔雾,罢!罢!罢!

  • 王之一
  • 日期:2018-12-03
  • 11017

        长安锦簇花合,红粉满面,好不热闹!

        姑娘素喜安静,踏着轻盈的调子找到了一个雅致的角落便坐了下来,"小二哥,老样子!”,“好嘞,蒙顶甘露一壶... ”,“凌儿,女孩子家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,怎可这样毛毛燥燥的呢!”。姑娘轻轻弹了一下凌儿的头佯嗔道。

       姑娘向来有这个习惯,无事时来这“听涛雅居”品一杯香茗清凉在口亦在心间,却说这蒙顶甘露,可谓茶中故旧,佳茗先驱,芽叶纯整,清澈明亮,香馨高爽,香气馥郁,正如这姑娘,清新淡雅,手如柔夷,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瓜屏,螓首蛾眉,一嗔一笑自有倾国倾城的美貌。不一会儿,小二哥便将甘露茶送将过来茶香四溢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  “呀,好精致的茶壶哩!”凌儿叹道姑娘瞪了她一眼定睛一看,那紫砂莹润如和玉,形似竹节,色如紫芝,高两寸七分大小,数有竹枝竹叶,斑驳茶锈越发显得似一幅古画,茶杯却也精巧,如婴婴之拳。

       姑娘尚未移目,忽闻楼梯处愈发喧闹,疑惑间,“是城北的王公子小姐,你看些女子有无女子品性哩!还总说我!”,“你个小鬼还敢责怪起我了不成!”“小姐,凌儿知错了。”姑娘再看那王公子面若春晓之花,眉宇间英杰之气凌然目光炯炯,飘飘然有神仙之资!确是一美少年。姑娘从前便听姐姝们提起过他这个人,不料今日相见。姑娘思忖间魂魄飞了六七成,回过神来,正碰见公子的目光正带惊喜之色向自己的方向投来, 不觉慌了神,羞红了脸,不如何作为,四肢不觉。小凌嘻了一声:“小姐,他正看咱们呢!”“就你多事,快坐下。姑娘窃笑了一下,谁知那公子竟在三四个桌子外坐定,并在桌上摆上四宝及颜料,时而低头时而向姑娘方向疑视许久,“姑娘,王公子在画你呢!”,“闭嘴,坐下”姑娘早已心神不定面色绯红忙拿起茶杯呢了一小口,少女之樱口,薄如磬轻若鸿羽,眼神中孩子似的散着惊喜,夹着快活的光,极力避开公子的目光张惶地破窗而去了,偷眼看公子他却接起抽管。目不教睛地向这过有,眼神中也教着惊息,姑娘的脸更红了是起到了耳后,热辣辣,低垂着眼帘,长长的睫毛在微微颤动“他这是做什么,好生无礼!”姑娘在心中想道却又掩不住喜悦,忙低下了头,忽听一声如释重负的叹声。“公子画完了,小姐我去看看画得如何,像还是不像!”“不可,女儿家就要有女儿家的样子父亲平时是怎么教诲的岂敢忘却,回去我告诉他叫他打拆你的腿!”“凌儿不敢了”“你来,我跟你说,你去......”

      不一会凌儿提着一壶新沏的蒙顶甘露走到公子跟前唱了诺,“王公子,眼睛须是累了吧,好了,不取笑你了,这是一壶上好的甘露茶是我家小姐送给公子的,我家小姐家居城南姓凌芳名奕萱,就此别过公子”。言罢便去追赶姑娘去了。公子放下茶壶,一头雾水。“此语何意?若早送来 却也不消如此了!妙!”宣纸上的紫砂壹唯妙唯俏。

      姑娘一生未嫁,愁伴余生。

 

 

作者:王之一,男,1996年6月生,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,2018级机械电子工程专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