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电学院 光电学院

随笔——你我

  • 王之一
  • 日期:2019-02-21
  • 11029

       余于年少时,常围臂,常抱膝,思量一情字,寒食炉火亮,又尝览项脊轩志,斟自叹息。余今年二十有三,未尝婚娶,不知亡妻之痛。行媒既通,内子赞予往侍养。俯身厢房,抬仰家老。妻不怕衣旧,郎不嫌糟糠。奈何,鸾凤之人,天不与之寿,正道也,黄粱一梦梦终醒,从此不见美娇娘。撒手人寰,梦中拥琳琅。闭目凝晖,俯仰之间,尽是吾妻,莞尔萱芷。呜呼哀哉!余永无所依怙。呜呼哀哉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—题记

       余既为此志,后五年,吾妻来归,时至轩中,从余问古事,或凭几学书。吾妻归宁,述诸小妹语曰:”闻姊家有阁子,且何谓阁子也?”其后六年,吾妻死,室坏不修。其后二年,余久卧病无聊,乃使人复葺南阁子,其制稍异于前。然自后余多在外,不常居。

      “若不是你辞世别,吾半生未觉凄惶”。这与妻书,项脊轩志再者世说新语诸篇中那戚戚盛情让我对爱永远深信不疑。不见爱字,处处深情。我永远敬畏文字的力量,一闻,愈想见你时,天涯分外长,如你当年模样,一时竟哽咽不能言。我自是个不喜变化的的无聊之人,我也不曾婚娶,万万不能体会那亡妻之痛。女性对于男性是有归属感的同时,男性应该有女性有责任感。这是我受到的教育,今天又看到金士杰的演讲,他瞪大双眼,喊叫着,她多骄傲啊!我是会娶一个我用情至深的人的,若是,不幸殒命,就随她去了吧。无论经历什么,我一直坚信。归老的一字一句,犹如银镜未削平的刺条扎在眼睑,像咖喱中淡淡的黑胡椒糊在心上。那种偏偏不敢想,怕闭眼又是她莞尔一笑的凄惨,怎么能承受。新居故里,那木门内啊都是她的唱腔。夜夜琴声漾,门前萝草又慢慢及了脚踝,生死两茫茫啊。还记得苏轼的千古一妒。君得从先夫人于九泉,余不能。呜呼哀哉!余永无所依怙。君虽没,其有与为妇何伤乎。一步一步走到老屋前,世间最苦啊,三字罢了,谓之:不敢想。

      “若不是你辞世别,吾半生未觉凄惶”。

 

作者:王之一,男,1996年6月生,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,2018级机械电子工程专业。